【詐騙學院之劉特佐2】鯨吞億萬裡的一馬掏空案(高潮)

最後更新:June 16, 2023

錢如何轉到美國

與PSI的合作大獲成功後,劉特佐不因此心滿意得,而是也開始將觸手伸向最高資本殿堂,美國。

這些贓款要怎麼流入美國市場呢?這個問題顯然難不倒劉特佐!

他的方法是買通謝曼爾.思特靈,在思特靈律師事務所開辦IOLTA信託帳戶。律師事務所並不像銀行一樣,有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對於那些來路不名的錢並不需要過問,如此一來,那些存放在境外金融的贓款,終於可以大舉進攻美國市場!

其實用空殼公司買美國資產已不是什麼新聞,劉特佐也如法炮製,買了隱士飯店、桂冠公園、比佛利山莊,還買了一架龐巴迪私人飛機。

夜店與好萊塢

如何讓好萊塢名星出席自己的場子?答案是出場費夠多的話!

夜店對於劉特佐來說再熟悉不過,那是從學生時期就不斷把玩的技能,只是過去的陣容與卡司,在現在看來只有兒科級別。不但能夠重金讓李奧那多蒞臨現場,更可以用幾盡瘋狂的消費讓夜店在場所有人瞠目結舌。

夜店的業績如何,看得不是消費人數,而是看來店裡銷費的是誰。身為夜店集團SHG的創辦人 – 諾亞.泰珀貝格&傑森.史特勞斯,在拉斯維加斯有夜店品牌LAVO、TAO ,當識劉特佐可說是三生有幸。

劉特佐可以出錢請名人出席,買單在場所有人消費,用高於行情數倍的價格開瓶年代酒,各種舞池和電音派對。他可以在夜店一個晚上就花16萬美元,也可以在餐廳請服務生送23瓶水晶香檳(每瓶900美元)放到琳賽.蘿涵桌上。每個人都知曉劉特佐這號人物,卻鮮少人真正認識劉特佐這個人,只知道他是馬來西亞的大爺,出手闊綽且口袋深不見底。

高盛撈錢手法 2010

劉特佐的一馬公司掏空案能走的平步青雲,高盛可說是厥功甚偉。2006年開始由於西方資本市場開始飽合,而亞太地區則正處於起飛階段,許多機會都讓高盛看得直流口水,因此鼓勵同仁前往亞太發展, 萊斯納就是其一。

高盛曾為 泰益發行砂拉越債券8億,主要用來「打造再生能源&棕油出口中心」。一般債券發行會找外部買家(共同基金、退休基金),銀行僅協助發行並收取一定比例佣金,但萊斯納卻讓高盛直接吃下所有債券,再由高盛去找外部買家,如此一來不僅拿到應有的佣金,低買高賣債券更是讓高盛海撈一筆,這個做法也讓砂拉越快速取得資金,省去兜售債券的麻煩,更重要的是泰益可以拿到回扣。

我的錢是爸爸給的 ,一馬公司是用來投資基金 2011

劉特佐的一夕致富不僅引來側目,也讓許多人執疑錢的來源,過往的匯款方式是直接從「Good Star匯到IOLTA」,這樣的過程可說是直白暴力,毫無掩飾,為了取信大眾錢的來源真的是富爸爸給的,他必須讓金流管道看起來真有那麼一回事。怎麼做呢?

首先需要聽話的銀行,規模較小的銀行明顯首選。以劉特佐的財富登門竹篱茅舍,行員必敬必恭都來不及了,法遵人員斗敢多加干涉,最後雀屏中選的是瑞意銀行,除了規模較小之外,從顧資銀行跳槽至瑞意銀行的易有志楊家偉,也讓劉特佐在瑞意銀行的交手上多了熟人內應。

有了瑞意行的中介交易,整個流程變成「Good Star(顧資) -> 劉特佐(瑞意) -> 劉福平(瑞意) -> 空殼公司(蘇黎世洛希爾行銀) -> IOLTA(美國投資用)」,看起來和劉特佐本人說的一樣,錢真是爸爸給的。

當初一馬公司與PSI合資的錢強行匯到私人銀行,這個做法也顯得十分唐突與不合理,瑞意銀行楊家偉將其修正,想出來的奇門妙計可以說把洗錢洗出新高度,怎麼做呢?

一馬公司投資傲明集團在庫立索發行共同基金EEMF(Enterprise Emerging Market Fund),EEMF再投資胖Eric(劉特佐用其名義設立)的空殼公司,於是錢順利回到劉特佐手裡,外人看起來就是一馬公司投資基金,如此而已!

浮報資產掩蓋掏空事實

就和龐氏騙局一樣,一馬公司也需要不斷的資金注入才有辦法正常運作,原因不只是劉特佐不斷掏空,還有需要封口的對象愈來愈多。

看過「白話文說財報系列文」就會知道,大部分資金都被挪去他用,資產會大幅縮水,資產減少的份額會連帶反應在損益表上,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慘不忍睹。

公司如此肆無忌憚的掏空在財報上肯定會走露馬腳,一馬公司如何在財報上動手腳呢?

首先,一馬名義上以18億(被劉撈走的錢)買下沙烏地石油子公司(租鑽油船的公司),並將持股轉售給 Lobo Lee名下「橋樑國際」,橋梁國際當然沒有實際付錢(因為這公司根本沒這個價值),那用什麼方式代償呢?

答案是「基金單位」。Lobo Lee先在開曼群島登記「橋樑全球」基金公司,然後以這家公司發行「基金單位」作為買下石油子公司的代價。最後再將「基金單位」存放在Brazen Sky空殼空司,假估值23億,這簡直是完美逆擊,原本18億的缺口不但不復存在,資產還增加5億呢!只是這種說法安侯建業會計事務所KPMG很難採信,在財報上留下「持保留態度」的評論,因為KPMG始終不願替一馬公司的23億基金單位背書,最後慘遭一馬替換。

瘋狂發行公司債,擔保人是IPIC ,2012

一場科隆集團飯店搶標案,雖然以失敗告終,卻也讓劉特佐結識中東阿爾巴基金的執行長阿末.巴達維,後來雙方陸續合作,名義上是合作,但其實就是掏空阿末所屬的公司阿爾巴來中飽私囊,正當雙方數錢數到樂不可支時,被阿末的上司卡登發現憤怒不已,阿末前途堪憂啊!

正當準備為阿末祈禱的時候,後續發展卻是神展開,卡登生氣並非阿末讓公司平白蒙受損失,而是這種好康怎麼沒有我的份!

阿爾巴基金是隸屬IPIC國際石油投資公司下的基金公司 。董事長卡登,執行長阿末.巴達維,卡登出了名喜歡收回扣,哪裡有銅臭味就會勾起他敏銳的嗅覺。

當石油大亨Oscar Wyatt Jr.要出脫Coastal Energy股權,劉特佐與IPIC旗下能源部門Cespa聯手共出資22億買下,前者僅出資5千萬。一個星期後Cespa以以3.5億買下劉特佐手上的股權,換句話說,劉特佐在短短一個禮拜獲利600%,這些錢理所當然落入劉特佐和卡登回袋。

在劉特佐不斷掏空下,一馬公司的財務狀況顯得搖搖卻墜,不斷在國內發行債券增資開始惹來馬來西亞人民的執疑,所以劉特佐打算在國際市場發行美元債。

他的如意算盤是這樣的,讓高盛(萊斯納、吳崇華)替一馬公司發行35億美元公司債,用這些錢投資大馬和世界各地的發電廠。接著一馬公司為這些發電廠成立一家公司,並在馬來西亞交易所申請掛牌上市(IPO),預估可為一馬賺進50億!

但是在國際市場沒有信評記錄的一馬,發行債券就需要一個強而有力公司做擔保,IPIC就是個適合的人選,在卡登的遊說下,IPIC董事長曼蘇爾親王同意這樁擔保。

大部份公司發行公司債時,會希望公開發行(public issuance),透過承銷銀行洽談更多投資者。這個稱為「book building」的流程,能引進更多投資者,同時降低債券發行成本。相反的,「洽特定人士」(private placement)通常會找大型機構如退休基金、避險基金,成本也比較高,因為要求更高的報酬率,好處是較快取得資金,不必取得穆迪、標準普爾的債信評等,也不會被太多人注意和檢視。

高盛選擇第三種做法 – 「自己全部吃下,再另找買主」!

玉蘭專案(Project Magnolia)發行17.5億公司債,溢價買下丹絨能源控股的發電廠 ,其中丹絨不僅買下規模不小的債券,還捐款給一馬的慈善機構。5個月後,故技重施,編鐘專案(Project Maximus)再發行債券17.5億,買下雲頂發電廠。

IPIC同意擔保不是沒有代價,代價就是給「阿爾巴投資」回扣,此阿爾巴非彼阿爾巴,而是卡登另外成立一間名字和阿爾巴投資幾乎可魚目混珠的空殼公司,一馬前前後後給了「假阿爾巴」5億7千6百萬,並轉入「安勤私人銀行」,這間銀行也已被卡登買下!

你以為這如法炮製的發債手段結束了嗎?後面還有更大的!2013年一馬公司為了納吉的競選基金,第三次發債30億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