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的3個面相 – 為什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

最後更新:December 11, 2021

習慣

「我們的一生,不過是無數習慣的總合」

美國心理學之父 威廉詹姆斯

我對習慣的認知

乍聽之下這比算命師傅的鐵口直斷還玄,但仔細想想確有此可能,我們生活中下的每個決定,都是過往習慣所得的押注。在超商選擇茶葉蛋加麥香奶茶,五十嵐選擇四季春半糖去冰,中餐選擇吃麵還是吃飯,洗澡時先洗頭還是身體,滑手機看的都是哪些內容,這些日常碰到的大小選擇,我們卻可以不假思索的決定,像是自動駕駛一樣,靠的是什麼?我們長久下來養成的習慣。

習慣它就像一把雙面刃,它可以讓你非常有效率,也可以讓你非常沒有創意。組裝部門來了一個新員工,因為不熟悉所以工作沒有效率,他正嘗試各種方式去組裝配件,一旁經驗老道的老鳥看不下去便教他怎麼做,短短時間便將10年有餘的內功(撇步)傳授給他,那是他不斷摸索後所產生的習慣(刻意練習 – 教你避開沒有效率的練習)。當你認為你的方法已經是去蕪存菁,還會去嘗試其它方式嗎?想當然爾不會。日常生活受習慣所驅在所難免,但如果每一天寫下的日記內容都大同小異,未免也太乏味。所以我建議80%維持原樣(舒適圈),20%加入新挑戰,不斷去擴大舒適圈。

「為什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這本書拋開傳統教條式理念灌輸的方式來講解習慣,而是用小說的筆法來勾勒,不得不說,書中故事鋪成的精彩程度不亞於推理小說,導致一開始讀起來有些抗拒的我後來欲罷不能,真的值得大家花時間品嚐。

習慣是如何運作?

提示 -> 慣性行為 -> 獎酬

習慣的運作是巡著 “提示” – “慣性行為” – “獎酬”這個迴路。提示和獎酬並非顯而易見,但它卻暗地裡觸發慣性行為的發生。例如有些人一早就得先喝杯咖啡、有些人十點就會走出辦公室去抽煙,或許你不知做這些事的原因,但就是會做這些事。

如何培養新的習慣?

渴望是新的習慣建立的必要因素,想追求身材線條、想在比賽拿下好成績、想在運動後有沁涼感,當你有了這些渴望,新的習慣便悄悄萌芽,但有些獎酬無法立即被看見,因此新習慣能否順利長大初其還得靠意志力幫忙,這也是為什麼減肥會越減越肥,英文讀了十年還是只會基本問候。好消息是一旦跨過這個時期,獎酬開始冒出花蕊,這時你的付出便會像滾落的雪球形成慣性動能,仰賴意志力的成份就會越來越少。

核心習慣 – 一連串改變的開始

美鋁新任執行長,面對公司長久以來瀰漫的散漫風氣,並未一上任便大談效率、改革,而是把勞工安全放在第一順位。一方面是製鋁並非他的專業,另一方面是他明白公司文化無法輕易扭轉,所以他拋出新的思維,這樣就不會與舊息慣抵觸。而這新的思維默默的將風氣轉化,久了變成為新的習慣,而這種所謂的”核心習慣”,便帶來一連串正向循環的連鎖反應 。

習慣

已存在的習慣,如何改變?

危機就是轉機,領導人如何經由意外打造習慣

習慣很多時候是不假思索的,就如同電腦的背景程式,你不會意識它的存在,但它卻支撐著系統運作。所以想要改變已經存在的壞習慣,首先要學會”刻意察覺”,因為誘發慣性動作的提示不容易被認定,所以你得放心思去分析什麼樣的提示造成你接下來的反應。曾經有段時間,我發現只要聽到某個人講話就會感到不耐煩,好像他的語調,用詞都在告知我不耐煩的時間到了,讓我常常暗忖:又來了!必須找出提示,你才有辦法思考如何轍換原本的慣性行為,保留迴路中的提示和獎酬,只做慣性部分的變更。有時候甚至可以換個環境,撕掉舊有提示,那些慣性思維便會隨之而去,難怪這麼多人喜歡gap year!

另外,想要改變組織內的舊習,還得講求時機。如果現在是大平天下,而你挺身而出,大聲嚷嚷的說要改革,人家會覺得你是神經病。但如果現行的制度一再出現問題,這時候推動改革比較容易成功。台鐵就是一個案例,誤點、過站不停、超速翻車,種種的跡像都顯示裡頭的管理制度有問題,但大家卻無能為力,因為改變的不是一個人的行為,而是一個制度。當安全問題一再出包,社會開始拿放大鏡檢視台鐵內部,這才是台鐵脫胎換骨的契機。改革要能推動,還得先問問危機哪時候有空呢!

企業如何預測和操縱習慣

了解消費者的購物習慣是電商甚至是零售商所迫切追求的。在這個人手一機的時代,企業推播訊息已經不像過往的無差別行銷,試著想想,如果男生動不動就收到衛生棉促銷的優惠活動,他會不把這家公司封鎖嗎?以前做不到的差別式行銷,多虧於網路、手機成熟,現在做到並非難事。網路上各種行為都會留下足跡,這些足跡便是數據分析的材料,他可以預測哪個消費者剛懷孕、而誰又是整天藉酒消愁,了解消費者背景再去行銷可說是無往不利。

社會運動如何發生?

強連結 + 弱連結 + 同儕壓力

台灣太陽花學運、香港雨傘革命或是法國黃背心運動,你是否有想過如此壯觀的社會運動是如何應運而生?如果你認為社運內的每一份子都關心這個抗爭議題,那就大錯特錯,相反的大部分的回答會是因為-大家都參加。社運的形成必須有發起人的號召,真心認同這個理念和他們的親朋好友便會挺身而出,這是所謂的強連結,但這種有強連結關係的數量必竟還是少數,所以真正決定社運成功與否取決於弱連結,又因為現在社群媒體的泛濫,弱連結的號召不再像以往得靠報紙、宣傳單,這也大大提升了社運規模和成功機會。當這些弱連結站出來,在他們身邊原本不太在意這個議題的,也因為同儕壓力不得不上街頭,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平常根本沒在看足球的我到了世足賽一夕之間變成狂熱的足球粉絲。

說了這麼多還是得推荐一下這本書,他沒有太多食不下嚥的內容,而是用故事的方式讓你由感而發的體會原來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不論是個人、企業、社會,習慣是一直在變化的,以前不被認同的現在卻可以被接受-像”同婚”,以前可以接受的現在卻被反對-如”核四”,這種種的一切都是公民共識的體現,久了之後也就成了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