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下界限

忠於自我,立下界限與原則

最後更新:January 17, 2022

因為沒有架竿子,只能任由蕃茄藤蔓在田裡四處攀爬,與周圍的植物攪和在一起。採蕃茄的我十分吃力,我得沿著莖的方向去摸索,並且把周圍其它植物挪開,才能找到那肥碩的果實。基本上那種盤根錯節的程度,我只想趕緊採完收工,至於蕃茄是從哪生出來的,我已放棄探究。人和人的關係是不是也常這樣,複雜的令人不敢恭唯,只顧表面上還過得去,內心是否壓抑、扭曲,也就無所謂了!

你是不是也有下列的困擾呢?

別人開口請求協助,沒辦法拒絕

當自己做決定時,會很在意別人的看法

容易和別人比較,例如身份、地位、薪水

不喜歡被別人拒絕

會希望別人照自己的意思去做事

害怕辜負別人的期待

覺得別人的不幸自己也有責任

覺得有義務讓別人過的更好

各自承擔自己責任就是「自私」

是不是覺得十分熟悉,這些想法多少在你的心裡浮現過,但也就算了,沒有認真去探究這些感受和背後的原因,因為與別人相處,就是這麼複雜。這些問題難解其實都是因為加了別人。如果我們試著抽絲剝繭,移除所謂的別人,留下「自我」這個最根本的主體,一切就簡單多了。

先想想,如果只有你,會怎麼做?

個體意識最根本的原則就是忠於自己。不要因為別人而去改變自己,因為經過改變的自己就不是真實的自己,並不是說不能變的更好,而是如果變得更好不是出於「真心」,只是為了符合他人的期待,這時你肯定得壓抑自我,去做那些你不喜歡的事,這種改變是走不遠的,遲早故態復萌。

忠於自我其實並不難,一個簡單有效的方法。假想一下,當周圍沒有人,此時的你可以自在舒服的表現最真實的一面,這時的你是不是特別清楚自己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因為你不必將別人的看法和感受納入考量,好了,保持這個態度,接著我們在這個場景把別人加上去,當別人開口請求協助,你依舊可以忠於自我做出選擇,而不是糾結如果拒絕,對方會不會覺得自己沒能力或是覺得你很小氣;或是自己的拒絕是不是讓滿懷期待的對方感到失望。在做任何決定依據的是自己的判斷,而不是擔憂這個決定會不會造成哪些人不開心。

過於顧及對方的感受,導致大家都是試圖偷看對方謎底來做決定,「喔!你不希望我選這個喔?那我選這個?這個也不行喔?」這樣來來回回試探性地猜測對方反應背後的情緒,在一件情上跳探戈,這麼費心費力,卻始終沒有認清一個事實,之所以這麼難以決定,就是因為肯定有一方會犧牲,如果你不希望看到對方失望,你就得自己吞下,但為什麼要犧牲自己去成全他人?他是誰?讓你可以愛他勝過於愛自己?

懂得尊重自己,就懂得尊重別人

懂了決定和選擇要忠於自己,我們就能認同對方的「拒絕」。你可以拒絕別人,別人也可以拒絕你,或許讓人覺得有點被冒犯,但合情合理。況且這些決定都是依據自我而產生,格外讓人自在。不會有「我對你這麼好,你怎麼可以拒絕我?」這種情感勒索的行為出現。你對別人好那是你的自由,別人要不要等值回報你,那就得看他的選擇。「我經常送他蔬菜,他應該要回報點水果才對」,不好意思,沒有所謂的「應該」。如果一開始就抱著這種心態送禮,這對自己和收禮的人都是一種心理負擔,那還不如別送!

你被道德綁架了嗎?

立下界限還有個終極大魔王,那就是道德的底線。父母對我們有養育之恩,所以不該讓他們失望,要符合他們的期待,對他們言聽計從。如果成為父母期待的那種人,我希望剛好你也想成為這樣的人,而不是試圖把自己扭曲,痛苦的塞進那不適合的容器中。另外還有人會批評享樂,因為這世界痛苦的人很多,要感同深受。這裡必須直接挑明的說,有這種信念我不反對,但我們的職業不是聖人也不是慈善家,沒必要把用神聖的思想來框架我。行善與否在我看來沒什麼差別,差別在於前者較符合社會的期待罷了,但是不是忠於自己的信念,就得問問本人了。很多人只是要維持良好的企業形象,而行善只是個手段。

越是親近,越要懂得尊重

過於親近,就忘了尊重,容易侮慢、無禮。忽略另一方的主體感受、立場、狀態和想法。然後自顧自認定這段關係就「應該」要這樣。在關係裡,做一個讓人感受到安全及舒適的人,而非感受到吞噬和控制。愛要剛好。有些人自以為是的為別人好,說到底,只是希望別人照著自己期待的劇本演出。那不是愛,而是控制。他們看重「自己」的愛,勝過於真正重視另一個人的存在。

你不是全能,有些事你連想都不用想

別執著於自己無能為力的事。別人的不幸不是你所造成的,不必把罪往自己身上攬,即使承擔所有罪過,那又如何?沒有任何事情會改變,別忘了,自己不過就是個普通人。那些不幸的遭遇是他們人生該面對的課題,你可以提供協助,但沒有必要承擔。

尼布爾的<<寧靜禱文>>:「神啊!請賜我平靜,接受我無法改變的事;請賜我勇氣,改變我能改變的事;請賜我智慧,能夠分辨兩者的差異。」

沒有自主性,就容易成為寄生體和魁儡

講了一堆忠於自我,有人會問,「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麼」,或是「我只希望對方快樂」這種委屈求全的想法。會有這類問題,通常相當漠視自己,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獨立個體來看待,習慣當濫好人,沒有自己原則的棄守者,僅僅是對方生命中的補充能量的口糧,可以讓人恣意拿取,成全別人的人生,自己的卻無足輕重,我們可以稱之為「寄生體」,錯把別人的人生當成自己的人生。另一種缺乏自主性的人會成為「魁儡」,這種人秉持自己的存在是要滿足誰的期待,不論是父母或是社會主流價值的期待,辜且不論別人期待是那一種型,總之不是你自主想成為的那種型。

什麼是一個完整的個體

一個完整獨立的個體,有自己的感受、思想、選擇的自主性。因為界線的存在,你可以被界定什麼是你;不是完整的獨立個體,沒有自主性。容易被支配、侵犯和操縱。表面上「不要計較這麼多」,實際上卻是「我濫用你、侵犯你,你都不該有意見」。

重視界線的人,都是在乎自己的責任,也會照顧好自己的生活,不僅懂自己的分寸,也懂得尊重別人的意願和選擇。

卡爾.羅傑斯認為一個完整且豐富、活出自我的人,其人生是豐富、充實與興奮的,會以更加強大的方式經驗歡樂與痛苦、愛與心碎、恐懼與勇氣。

「一個美好生活,是不適合膽小鬼的。它牽涉了拉伸與成長以便去發揮一個人更多的潛能。它牽涉了「去成為」的勇氣。它代表了一個人完全投入於生命的洪流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