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夢

你為什麼而做?找到你的信念和使命

最後更新:December 25, 2021

特殊能力不會以讓你成為英雄,背後的願景才會

小時候想成為超級英雄(現在還是想),擁有特殊技能和異於常人的身體素質來跟醜不拉機的怪物一決勝負,再搭配一點激情的配樂,就足以讓我熱血沸騰,我知道我會凱旋歸來,接受眾人的崇拜與愛戴。英雄之所以為受人景仰、愛戴,不是因為他的能力超群,而是他背後堅持實現的信念。有「金鋼狠」的能力讓刀傷立即復原,你不會是英雄,反倒是各家實驗室垂涎欲滴的砧上魚。如果身體可以吸住鐵叉、湯匙,只會被認為剛打完疫苗而不會是「萬磁王」(這是開玩笑話)。

社會角落需要英雄挺身而出

台灣位於太平洋地震帶,卻從沒出現電影環太平洋裡的核子怪物,不需要蜘蛛人、蝙蝠俠這類技能滿點的英雄角色,卻需要關鍵時刻能挽起袖子拉他們一把的無名英雄。因重大疾病陷入困境的家庭,父母入獄小孩無人管教的孩童,有人三餐沒一頓溫飽,有人則是沒錢上學,還有那些思覺失調,在學校職場網路被霸凌排擠的人,甚至是面積不斷潰縮的森林、鼻孔被插管的海龜,以及我們岌岌可危的肺,都默默等待英雄出現,他們處於社會弱勢,沒有足夠的力量和資源為自己發聲,難以成為社會醒目的焦點。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這個社會存在的指標。

吸引目光的只能是金錢、身份和地位?

社會充斥著各項指標,這些指標和職場上用來評斷員工成效的kpi一樣,kpi會訂定用來評斷表現的指標並將之量化,主管方便打考績。想要考績好就得設法在kpi上拿高分,這些看起來合理,但如果指標無法體現員工表現,甚至將公司發展帶向一個完全相反的方向呢?廣告公司以點擊率來判斷一支廣告的受歡迎程度,點擊率越高給予員工的紅利就越多,後來發現員工利用連點程式去衝高自己廣告的點擊量,不得不更改評測指標,

社會普遍指標讓我們選擇工作出了狀況,面對自己想要的工作產生遲疑,因為它並不符合錢多事少離家近這些”好”工作的期待。這些”好”工作表面上光鮮亮麗但卻暗藏危機,如果在職涯半途被公司解雇,這份除了高薪卻沒能讓你成長的工作絕對是你找下份工作的絆腳石。

如果指標錯了,永遠得不到你想要的結果

Jack Daly:有什麼指標,就得什麼結果。如果你的指標在於加班時數,就會有一堆人就算沒事做也會留下來陪伴公司。如果指標是降低成本,那永遠會覺得員工的薪水是不是給多了?考慮是不是哪些品質或服務可以再刪減?如果指標是效率(立即見效),那得到的結果就是倉促擺平眼前問題,然後幾個月後問題捲土重來。

這些現象只是當前文化和制度的體現,如果一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結果,就得放慢腳步重新檢示指標,這是企業普遍遇到的問題。那我們呢?我們是否也有自己專屬的使命和信念?還是純粹隨著社會價值觀起舞,朝著相同的目標相互爭權奪利?如果是後者,那麼大部分人會受傷,就好比尾牙抽獎,失望的人永遠占多數。

沒有自己的信念,很容易隨波逐流

如果人生沒有自己的使命和信念,就容易把超越別人當成自己的目標,這暗藏許多危機。首先比別人更好是比較而來的,不論這裡的更好是指賺更多錢還是地位更高,都得經過比較才有辦法得到答案,比較是種本能,產生於緣腦,幫助我們判斷情勢,但如果「與他人比較」成為證明自己存在的唯一辦法,想想都覺得淒涼!

第二,比較需要項目,而這些項目最常見的就是收入、多少存款、多少房子登記在自己名下、開的是不是豪華車。社會價值與氛圍就是如此,理所當然會渴望自己成為有錢人,到後來只要薪水夠優渥,工作內容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也難怪我們可以犧牲時間、健康、關係拼命去爭取更高的薪水和社會地位。

第三,優越感讓自己更有信心這是自然反應,但如果開心得靠優越感來滿足,那必然活的戰戰兢兢,深怕哪天失去優勢,可悲的是就算薪水勉強優於同事、周遭鄰居、過年聚會的親戚,但如果拿來跟所謂富豪來比,根本連零頭也稱不上啊!更何況有很多事並非掌控在己,如果你已經夠努力了還是追不上別人,那不就永遠無法抬頭,每天把心泡在鬱悶當中?無法找到自己真正所要,就永遠只能隨著社會價值浮沉,這不是我們所樂見的。

比較的對象是自己,永遠比昨天的自己更好

接受你所擁有,活出自己的價值。如果你是一位腦性麻痺患者,執意要成為一位短跑選手或抱怨沒辦法成為短跑選手可能都不是很好的選項,如果你能接受身體這個事實並思考你具備哪些其它優勢,就有辦法點亮你人生的價值。例如沒有人比你更了解腦性麻痺患者的不便。把焦點放在你「能」做什麼,而不是成天望著「不能」做什麼哀愁。

你的人生是自己的,用別人的價值觀來檢視自己不是很荒謬,但社會就是存在這麼多荒謬。「大學挑哪個科系」、「結婚選哪個對象」、「在這個工作不是做的好好的,幹麻離職?」這是我的人生,干你屁事。只要能夠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就勇敢的選擇自己的人生,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和信念,然後跟自己賽跑,永遠比昨天的自己進步,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