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人

人類大歷史,快速翻閱屬於智人的過去

最後更新:April 5, 2023

你有沒有遇過這樣的事,在求學時期,有些人看起來其貌不揚、成績普普、沒幾條運動紳經、燈光從未聚焦在他們身上的邊緣人,長大後卻成了人人稱羨的國際公司CEO,這種令人跌破眼鏡的神結局其實就發生在人類身上。回到250萬年前的東非,站在顯眼的長毛象和劍齒虎身旁,它的體型矮小,沒什麼力量也不夠敏捷,在這叢林的獵食遊戲中,只要稍有不注意就落那大型肉食性動物的胃囊中,他們得四處尋找果樹裏腹、偶爾撿一些獅子鬣狗吃剩的食物,有時候遇到大型草食性動物遷徙,得在揚起的陣陣沙灰中禮讓它們先過,他們活的有點卑微、有點無足輕重,沒有人會想到他成為現在的我們,站在食物鏈的尖端呼風喚雨。

就好像有哈士奇、黃金獵犬不同犬種,當時也共存了許多人種,包含魯道夫人、尼安德塔人、直立人還有智人。究竟智人是從眾多人種脫穎而出還是不同人種混合的後代,其實不得而知。而人類開始從食物鏈排名往上爬,這全要歸功於”火神”的幫忙。相信看過不少電影情節主角拿著熾熱的火把驅趕凶神惡煞的野獸,就不難想像當時因為有”火”,我們的祖先才得以從鬼門關脫身。有了火,人們不再飲血茹毛,食物開始增添碳烤的焦香,也為後來的農業革命埋下伏筆。

大約七萬年,開始出現認知革命,語言不再只是”快逃”、”衝啊”這些顯而易懂的詞彙,而是開始能夠說非事實的語言,當語言可以表達更多的細節,對於計畫、圍捕、狩獵都有較高的勝算;更深的涵意可以讓彼此說到心坎裡,也就提升彼此信賴增加合作機會,用語言描述非現實則可以讓群族有了共感,因為他們知道彼此來自同一個國家、信仰同一個宗教、甚至擁有共同的神話。這是其它生物所沒有的能力,智人之所以能從眾多人種脫穎而出,從此讓尼安德塔人望其項背,就是擁有語言與虛構的能力。少了這兩個能力就沒辦法安排縝密的計畫,沒辦法運籌帷幄,沒辦法預測到時候可能狀況而先做準備。

智人憑著自己聰過人,開始撥開暗黑世界的迷霧,從東非開始向外擴散,約四萬五千年前抵達澳洲,至於到底怎麼渡海到那裡,這個答案要請特派記者回到過去實地採訪。在智人足跡尚未踏上澳洲土地前,這裡本是一個充滿袋子的國度,許多巨型哺乳類都和袋鼠一樣有個袋子放置早產兒,像是雙門齒獸、袋獅,智人登陸不久幾乎全數滅絕,不少人急著為撇清,認為島上的大型哺乳類動物是死於冰河期,智人不過是代罪羔羊,唯一的錯可能是挑錯時間登陸。但無法解釋的是冰河期大約十萬年一次,而這些補乳類於一百萬年前就已存在,為什麼偏偏這次難逃死劫?

早期人類多過著遊牧的生活,週期性的到移動到新的地點,靠著採果實和狩獵維生,直到一萬年前發現掉落的稻米會長出水稻,而牲畜會生出小畜牲,除了過著到處遊牧的生活,現在似乎有了新的選項。那些走到腳酸的部落開始找個地方落腳生根,蓋起房子來遮風擋雨,種起了水稻和小麥,也需要穀倉存放糧食,圍起眷子馴化動物。出現了過往沒有的情況 — 擁有財產。如果說遊牧生活是種即時行樂,農業生活就是種未雨綢繆。遊牧的生活居住地不斷遷移,這種情況是不允許有太多的身外之物,農業改革讓人類可以為未來做準備,可以搭起藩籬抵禦猛禽,好讓一顆隨時上緊發條的心可以暫時喘息。如果說哪個時期人類最強,那大概是採集和狩獵時期吧!為了生存,他們熟悉地形、動作敏捷、行事果斷、深諳植物、還有時常得噴發的腎上腺素帶來的勇氣!不信?把現代人丟到原始森林,肯定嚇得無法言語,科技越進步,人類就越脆弱,從農業改革後,人類本質的能力基本上就是不斷的走下坡。另一個原因是游牧生活不允許存在弱者,他增加整個部落的風險,為了大局,弱者往往會被拋棄!

農業生活帶來了另一種形態,帝國的崛起。在游牧時代,兩個部落可能為了同一株果樹大打出手,目的是要趕跑對方,僅此而已,因為大家都沒有財產,如此大動干戈顯得莫名奇妙。到了農業生活,開始有了財產,開始需要人力、獸力來協助耕作,人們終於有了征服其它部落的理由。藉由略奪別人的財產來豐富自己,俘虜奴隸來替自己種田,裡外皆美。而帝國更是讓這種循環無法停下輪軸,就好像辦新卡來繳舊卡卡費,當征服了新的部落,征服者就當起了貴族,原本農務大擔就落在那些無辜的奴隸。但原本的土地沒人耕作怎麼辦?再征服其它部落不就得了。帝國就是飛船,征服與擴張是提供它持續運轉的燃料,一旦停止補止,後果就是一場史詩災難。現在我們踩上新的飛輪,經濟成長是它的燃料,為了不讓飛輪停止,我們需要不斷科技創新、不斷領先通膨的加薪、不斷消耗有限資源和製造污染,也許我們無法想象海平面上升1公分會發生什麼事,但飛輪停下意味什麼事情,我們比誰都還要清楚!

如果部落內交易,以物易物是個不錯方式,因為你我間彼此相識,互相信認,今天我免費招待你一碗貢丸湯是因為我知道你明天會拿兩顆魯蛋來給我。但帝國地廣人稠,你不會認識所有人,但你必須和他交易,這時候就需要你我都能認可的貨幣在市場內流通,這種貨幣想必是官方發行並承認,而國內子民相信它有價值,我知道它可以拿去換今晚感恩節要用的火雞。早期金屬貨幣就如現在黃金,它的價值來自於稱斤論兩,在使用上十分不方便,每次買個東西還得有個稱秤,如果想找個零,金屬也不像麵團可以捏成小塊,不久就出了用看就知道價值的貨幣,大大提升交易效率。但金屬貨幣仍有太重不易攜帶以及稀缺不易流通等問題,當市場上缺少貨幣流通,通貨緊縮的問題也就隨之而來,因此最後還是被紙幣給取代。最早的紙幣是於宋朝年間出現的”交子”。

人類很早就相信鬼神,我猜可能是因為當時對於世界懵懵懂懂,試想就算是知識與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在,仍存在許多現象是無法被解釋的,以前拿著木棍石棒的年代,要法理解的事情肯定多如牛毛,如果感謝的人太多那就謝天,如果到處都有靈異現象,那就歸究於鬼神。人類最早是泛靈信仰,也就是不只人有靈魂,大樹小草、石頭水流本人身體裡也住著靈,後來多神信仰主漸流行,像是雷神索爾的北歐、希臘、埃及神話。西元380年基督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國教,為一神信仰拉開序幕,與伊斯蘭教和佛教為世界三大宗教。

宗教在羅馬帝國後的地位不斷提升,中世紀歐洲君主登基都得先在教堂上舉辦加冕儀式,由教皇親自付予皇冠。是宗教指導我們該成為怎樣的人,生活上遇到的困難與不解,第一時間也是上教堂傾訴,人類不過是神的奴僕,生來就帶有原罪。神是全知,不容誰公然挑戰,從哥白尼為求推翻當時公認的”地心說”所遭遇的種種危難,宗教不可動搖的地位可見一斑。直到文藝復興時期,人的價值才漸漸甦醒,人文主義開始和宗教神權展開拉鋸。笛卡兒的名言:我思固我在,直白的告訴大家從現在起由”人”自行當家作主。人不再聽宗教在那邊信口雌黃、滿嘴唬爛,而是真正的動起自己的小腦袋。這一動不得了,各種發現如雨後春筍,遍地開花,也就有後來的科學革命。當人類承認自己的無知,才得以發現自然界的種種脈絡。

科學的進程與政治、思想、宗教脫不了關係。宗教威權退潮,思想解放,科學成就像脫韁野馬般快速發展。當人們對世界有了不同層面的理解,也發現了許多自然界的秘密,便迫不及待想嘗試各項應用,當科學與武器產生超友誼的火花,戰爭的格局就完全換了檔次,以前靠的是人多勢眾,現在終於有像葉問以一擋百,不再玩過去丟石頭、戳長矛等家家酒的把戲,而是戰車、機槍、魚雷。中國初次面對造訪的西方列強,還以為外星人打過來了!其實思想解放還不足以讓科學有這般斷涯式的跳升,因為任何的學術研究都需要錢,沒有金源你也只能兩手一攤,而決定是否投資科學領域的關鍵,就是政府,而政府會資助也正是因為嚐到科學帶來的甜頭,因此打開了良性循環,而戰爭就是這個循環的動力。西方列強憑著武力優勢,在世界各地玩起了大富翁的占地遊戲,掠奪大量的資源再投入科學研究。

世界第一個股票交易的地方可能讓你跌破眼鏡,在阿姆斯特河大橋上,交易的是荷蘭東印度公司的股票,是荷蘭向亞洲發展而成立的特許公司,也是第一家跨國企業。雖然荷蘭在海外擴張起步較晚,但它經營的有聲有色,絲毫不比西班牙、葡萄牙這些前輩遜色。不像現在商船戰船各司其職,荷蘭東印度公司的商船可是配備數百門火炮,當時載滿香料、珠寶、絲綢、黃金的商船就像行動緩慢的肥羊,四周不乏覬覦的眼神,這些火炮其實跟現在的防狼噴霧或是電擊棒功能挺相似的。如果東印度公司遇到爛帳奧客,荷蘭本人就是公司的後盾,專門用武力擺平這些糾紛,方式簡單粗暴,可謂最大的黑色會組織,當然該繳的保護會是不會少的!

在經歷世界大戰後,戰爭次數開始銳減,有幾個原因:第一是恐怖制衡,世界不少強國擁有核武能力,想當然爾核武不是真的要拿來當武器用,更多成份是當成一種象徵,告訴那些企圖發動戰爭的國家,放尊重點!第二是無利可圖,以前羅馬帝國向外攻打蠻族,可以掠奪財產,變賣奴隸,而現在多為智有財,只有矽谷和好萊塢,價值在於品牌和人才,這些都是沒辦法搶的。第三和平的好處,既然戰爭無利可圖,而和平可以促進各國不論是貿易、觀光上的交流,為國家帶來收入,理性的人都懂得怎麼押注。另外在這個地球村時代,經濟網絡是如此複雜交錯,沒有人可以跳脫與他國的聯結而獨活,而且它國可以透過經濟制裁來澆息引爆戰爭的企圖,當國內經濟衰微領導人要優先考慮的不是如何打贏戰爭,而是處理排山倒海而來的民怨。